新華社海口9月16日新媒體專電(記者馬超)一次縣級事業單位招聘考試,多名高分考生被質疑為“領導身邊人”:一人是“局長的親哥哥”、另一人是“副局長的兒子”。近日,海南省臨高縣事業單位公開招聘受到網民“蘿蔔招聘”和“自招自考”質疑。
  不符合報名條件的“領導親哥哥”如何通過審核並考取高分?事業單位招聘考試,出題與評分是否動了手腳?
  事業單位招聘:親哥親兒子等領導“身邊人”高分入圍?
  8月25日,網絡曝料稱:海南省臨高縣今年8月組織的事業單位公開招聘工作存在暗箱操作嫌疑,四名該縣人社局領導的“身邊人”獲高分,評分存貓膩。
  網民“楊過”發表的《臨高招聘事業單位不公平,有貓膩》一帖稱,自己認識考場中的兩人:“(其中一人)的姐姐是我縣的組織部副部長兼人勞局局長謝慧亮,他和他親戚謝家文考試分數也挺高的。”
  隨後,又有一位網民稱:四名取得70分以上高分的考生,分別為臨高縣人社局兩位均姓謝的正副局長的直系親屬或秘書下屬,一人為局長的親哥謝慧聰,一人為副局長兒子,一人為局長秘書,還有一人曾為副局長的下屬。
  針對這次考試的質疑還包括:此次事業單位招考試卷由臨高自己出題,沒有經過省里出捲,考試管理鬆散,監考老師未檢查考生准考證和身份證,考場可隨意進入,一些參加考試的考生年齡和專業不符合報考條件。
  記者調查得知,這次考試最高分為78.5分,70分以上的有21人,謝慧聰考分為76.5分。
  “爆料”有真有假:局長親哥確不符合報考規定,局長已被免職
  針對網民質疑,臨高縣紀委常委黃河介紹,經調查核實,網民提出質疑的高分考生謝慧聰,確實是縣人社局局長謝慧亮的哥哥。他的學歷、專業確實不符合此次事業單位報考條件。
  黃河解釋說,此次招聘對考生資格分為初審和覆審,初審時謝慧聰出具海南某大學本科畢業證,但經調查核實,其只是進入該大學旅游專業自考班學習,並未獲得畢業文憑,不符合報考資格。
  “謝慧亮明知自己的哥哥參加招聘考試,本人卻沒有嚴格遵守規定,沒有主動迴避,造成不良影響,臨高縣委、縣人大已決定免去謝慧亮縣委組織部副部長、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黨組書記、局長職務。”臨高縣2014年公開招聘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領導小組已決定取消謝慧聰報考資格。
  據調查,網帖中舉報的其他一些問題並不屬實:縣人社局主任科員謝越榮沒有參與本次招聘工作;考生吳俊卿不是縣人社局局長謝慧亮的秘書;吳俊卿和另一考生劉招,與謝家文與謝慧亮並無親屬關係。
  針對網民提出的考試和評分過程“存在貓膩”、考場秩序混亂情況,臨高縣紀委調查發現,此次招考共有943名考生取得筆試資格,考試當天171人缺考,有772名考生參加筆試。“筆試命題委托省級考官命題,印捲由有資質的海南省中小學教學儀器製作與印刷中心按保密協議印製,考點試室均裝有監控攝像,全程錄像。”黃河說。
  人事招聘不能任由領導給身邊人“埋坑”
  “一些地方招聘條件指向明顯、審核鬆懈、評分也不嚴格,這種招聘成了讓別人進不去的‘內定坑’。”網民“當家的小六”說,網民和公眾之所以對“蘿蔔招聘”深惡痛絕,是因為個別官員利用手中權力,為親屬子女謀職、謀位,破壞了就業公平。
  海南法立信律師事務所律師林鳳妮說,在公務員、事業單位招考中,公眾對“蘿蔔招聘”等以權謀私現象非常敏感,“蘿蔔招聘”應追查到底、問責到人。“應在公務員法中加大對領導幹部在人事錄用中的‘蘿蔔招聘’、‘自招自考’行為的懲戒力度,以更加嚴格的法律規範人事招聘工作。”林鳳妮說,這些行為損害了公眾的知情權和平等參與權,傷害政府公信力,應及時向公眾還原真相。
  發帖質疑此次臨高事業單位招考的網民“楊過”也稱,其發帖質疑並非針對帖子中提到的考生,而是感覺考試不公平,希望得到一個公正的結果。
  法律專家認為,“蘿蔔招聘”具有較強的隱蔽性和欺騙性,一些官員操縱的“蘿蔔招聘”在被網民或公眾發現之前,往往已經完成考試,甚至進入公示錄用階段,這就要求地方政府在完善招考制度和嚴格招考流程上著力,努力做好招考信息和錄用信息的公開公示,只有對制度的嚴格執行和監督,才能避免好規定淪為擺設,才能有效制約“暗箱操作”和權力濫用。(完)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心想事成

ko35konc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